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十九章 迷路(9)

第十九章 迷路(9)

如果,所有的丧失都可以挽回。

如果,所有的遗憾都可以弥补。

如果,所有的后悔都可以拯救……

那么,结果会不会不同。

而未来,是什么。

——我一直觉得,生活最卑微的地方,不是当下如何的暗淡,而是始终看不见未来。

——我原本以为生活是美好的,未来的美好的……每一个人都应该是这样认为的。

——幸运的是,毕业之后,我找到了一份旁人眼中的,同学眼中的,很好的高薪工作。

——是的,我总感觉自己是幸运的……但是为什么呢,为什么突然间一切就不一样了呢。

——对了,那天晚上我其实不应该回去公司的……是下着雨的吧。应该是下着雨的……其实我不想起来那一天晚上。

——为什么我会把家里的钥匙留在了公司呢?为什么我要回去呢?

——回去,碰见了应酬回来的老板。他真的喝得很醉……我其实不想做什么,但他扑向了我,撕开了我的衣服。

——外边的雷声很大很大,公司老板压在我身上的重量也很重,我一片空白。

——我总以为这样的事情,大概只会发生在电视剧的故事里面,小说的情节里面,报纸的新闻里面,而从来都不是我自己的身上。

——我鼓起勇气控告这个禽兽一样的男人,但是他却说是我勾引他的。

——对了,官司我打输了,因为我请不起好的律师。

——突然间,婊/子,狐狸精,不知廉耻之类的标签在我身上就变得明显起来了。然后,因为官司的原因,我反而成为了诬告方,需要赔偿。

——有趣的是,老板说体谅我是一个刚刚毕业的学生,想来走捷径一步登天,一时间在人生的路上迷路了,所以打算原谅我,不要我的赔偿了。

——仪态尽失,受众人嘲讽。

——神志不清。

——我应该感谢他的对不对?所以我给了他一份很好很好的礼物……我把他用来破坏了我人生的工具给剪了下来。嗯……其实剪掉那东西的时候,我没有什么报复的感觉,就是单纯觉得如果剪掉的话,那么他从我身上夺走的东西,应该是又被我拿回来了。

——啊,真没有意思。

——所以我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我闭上了眼睛,从公司的楼顶往下跳了下去。

——我以为一切都应该完结了的……直到我突然间醒来。

——直到我碰见了她。

——直到我碰见了我自己。

——她也很惊讶会看见我,说有一种看科幻电影的感觉。其实我自己又何尝不是?

——其实她比我幸运,因为她在一个很好家庭中长大,是名副其实的千金小姐。她几乎拥有一切我梦寐以求的东西……在这个陌生而又相似的世界当中。

——有趣的是,她有着诸多我羡慕不已的东西,可是她告诉我,她想要的都不是已经拥有的这些东西。她希望得到自由,而不是家庭的傀儡。

——开什么玩笑……开玩笑的吧。

——未来到底是什么呢?显然从前的我不可能拥有她的未来……可为什么她就可以,而我。

——而我需要承受那样的痛苦。

——既然我们都一样,都一样,都一样,都一样。

——那……不如你消失吧?换成我成为这个世界的你。

——现在,我是乔安了,这个世界的乔安。

——荷鲁斯之眼的戒指,后来我终于发现了它的秘密……自己来到这个陌生而又相似的世界的秘密。

——可以跳跃不同的时空,把我,带到我的身边。

——感觉自己已经成为了伊甸园里面偷吃了禁果的人类……我总觉得,在未知的时空的尽头,或许会有着一份前所未有的幸运,一份真正完美的人生在等着我。

……

“未来,是什么。”

卫衣乔安一步步地走下了楼梯,手上拿着的西餐的叉子搁在了扶手的导管上,发出了摩擦的声音。

她一边缓缓地走下了楼梯,一边看着面前的另一个自己——穿着白色毛衣的乔安。至于这个乔安到底是来自哪一个不同的时空,她显然不太在意。

眼前,穿着白色毛衣的乔安此时正慌乱地打开了贩售香烟柜台后的储物房的房门——或许是太过慌乱的关系,她并没有发现这门其实已经没有锁上了。

储物室只有丁点大,眼睛绝对能够看见所有。但是穿着白色毛衣的乔安显然没有找到本应该安置在这里的保罗……这里,只剩下那名被她打晕过去的店员。

“未来,是什么?”

身后的声音……卫衣乔安的声音。

穿着白色毛衣的乔安此时惊慌地转过了身来——保罗不见了,这让她此时心乱如麻。并且眼前更加还有一个凶残之极的自己。

她甚至不原因承认这个卫衣乔安是不同时空中的另一个自己——她就像是一头野兽,一头有着无穷欲望的野兽,一个将心中所有的邪念都释放出来的魔鬼。

“那个人就是你了吧。”卫衣乔安此时忽然问道。

这让白色毛衣的乔安嘴唇微微一张。

只见卫衣乔安的手指在西餐叉子的利齿上轻触着,面带微笑道:“一直跟在我后面的家伙,一直追逐我的人。有好几次了吧,我其实都能够感觉到你的存在……知道为什么我一直没有出手对付你吗?”

白色毛衣的乔安身体贴在了墙壁上,目光飞快地看着四周,寻找脱险的方法——荷鲁斯之眼的戒指虽然从对方手上夺过来了,但保罗不见了……也就没有意义了。

“你不对付我,不是因为害怕我会反扑你吗?”白衣乔安此时冷笑了一声,强自镇定道:“既然你都知道我有好几次碰上了你,那么你应该也明白,戒指……我也会用。”

卫衣乔安却摇摇头,“或许这也是一个需要考量的因数,但并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你和我其实都是同一个类型。”

白衣乔安冷笑道:“别把我看作你!你是个完完全全的疯子!这么多的世界中,我从来没有主动伤害过任何一个自己。而你……你已经杀死了多少个?”

“多少?”卫衣乔安嘴唇忽然抿紧,像是在努力地沉思,她忽然笑了笑道:“3个?5个?8个?还是10个?或许更多?不记得了——对了,我还刚刚杀死了两个,你想要知道吗?”

白衣乔安冷汗涔涔……她不明白,为什么在不同的时空当中,会造就出来这样的一个杀人鬼。

“两个?”白衣乔安试图分散对方的注意力,“这个世界怎么可能原本就存在两个我们自己?”

“我们?”卫衣乔安声音却突然冷了下来,“我是我,你是你,哪怕名字一样也好,你和我之间都是独立的个体。在我看来,你也好,她们也好,充其量不过是和我有着相同模样,却在别的时空享受着本应该属于我的东西。所以,是你们,不是我们。”

白衣乔安深呼吸了一口气,“听说在某个男性洗手间发现了一具被剥皮的女尸……想来就是你做的好事吧?”

“是啊。”卫衣乔安忽然咬着了自己的手指甲,“也算是她自己倒霉,不知道怎么触发了戒指的功能,甚至来到了这边之后,依然没有发现。还对我说什么世界真的是太神奇了,让她大呼精彩什么的,还一个劲地在我面前描述她在那边世界的生活,甚至还带着保罗一起过来的……多么幸福的人,我跳跃了这么多的世界,都还没有去到能够生下保罗……不对,也没有尝试过为人母亲的这种幸福的事情。真的是让人忍不住想要把它毁掉啊!”

“别给你的残忍找借口!”白衣乔安冷冷道:“再怎么说,杀死也就算了,你居然还……”

“没有办法的事情不是吗?”卫衣乔安淡然道:“似乎每个世界都只是允许一个乔安的出现,那么既然我来了,她就不可能活下来。要怪就怪她消失得太慢……而且还是在机场这种人多的地方。万一让别人发现了她的话,我想要留下来还挺麻烦的。”

卫衣乔安说到这里,便笑了笑道:“其实剥皮还真是一项技术活,你一不小心的话,就可能剥不好了。”

白衣乔安此时听得毛骨悚然——纵然在有限的几次跳跃中都曾经碰见过卫衣乔安,但她似乎每一次都要比前一次更加的残忍。

堕落,或者说是腐化?

“其实这个世界我还是挺喜欢的……因为这个时空和我上个时空的发展实在是太相似了。我既然到来了,就等于说是重活了一次……谁不喜欢呢?类似于回到悔恨之前的这种事情。而且我运气还挺好,还刚好碰到了在上个时空的仇家了。韩冰江……没想到还是让我碰到这个家伙,而且在这个时空居然还做了个娱乐记者。不过还真是狗改不吃屎……都是人渣!”

“不管别人在别的时空做了什么,在这个时空他或许不会……你简直就是一头魔鬼!”白衣乔安咬了咬牙,然后猛然惊愕地看着了卫衣乔安的背后,“怎么还有一个……”

别人或许听不懂这句话,但卫衣乔安显然是听懂了……还有一个的意思!

算上眼前的这个白衣,卫衣乔安在这里已经碰到了三个不同的自己。一个是带着保罗一起跳跃……不,看她的情况应该是不小心触发了戒指的能力,所以才会这样的不设防,所以应该说她是带着保罗在时空中迷路到了这里。

而第二个则是原本这个时空的明星乔安——也就是卫衣乔安这次的想要取代的目标。

但如果还再多出来一个的话……并不是没有可能!

卫衣乔安下意识地回头,但身后的楼梯上显然空荡无人——瞬间,卫衣乔安只感觉整个人都被天旋地转起来!

白衣乔安整个人都压在了她的身上,用力地按住了她的脸,死死地贴在了冰冷的地板上。

“你就永远留在这里吧!你想要怎么样的人生和我都没有关系!”白衣乔安此时冷声道:“我只要我的保罗,我只要带着他离开就可以了……你和我没有关系!!”

“哈哈哈哈哈!!所以我才说,你本质上和我到底有什么不一样……看看你的样子,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卫衣乔安此时哈哈大笑着:“像不像?像不像?现在,可以用‘我们’了啊!”

“我跟你不一样!!”白衣乔安怒道。

卫衣乔安冷笑道:“你的孩子不在了吧?我说你在原来世界的孩子……也是叫做保罗吗?死了?还是不见了?从你手上吗?”

“你胡说!!我找到保罗了!你胡说!胡说!!胡说!!!啊——!!!”

猛然间的刺痛。

被压着的卫衣乔安,此时竟是反手把手上的叉子毫不留情地插到了白衣乔安的腰侧!

叉子的头部甚至整个儿地没入了白衣乔安的身体当中,与此同时,趁着这个空档,卫衣乔安直接翻身,把白衣乔安给压倒了在地上。

她坐在了白衣乔安的身体上,伸出左手用力地抓住了白衣乔安的脖子,而右手,则是捏成了拳头,毫不留情地击向了白衣乔安的脸颊。

一下下地,几乎倾尽了全力。

也不知道到底多少下,卫衣乔安才忽然停了下来,喘着气,看着满脸都是鲜血的白衣乔安,同时看着了自己的右手。

右手已经出现了淡化。

而白衣乔安的身体,也略微地出现了这种情况。

卫衣乔安此时朝着白衣乔安的脸上吐了一口吐沫,“啧,已经开始了吗……世界的修正。看来只能现在就解决掉你了。”

眼前,白衣乔安已经奄奄一息,卫衣乔安则是直接从白衣乔安的腰侧把叉子给拔了出来。

这个动作顿时让白衣乔安痛苦地尖叫了一声。

卫衣乔安双手握住了叉子,高举了起来,正对着了白衣乔安的咽喉!

“妈妈!!!”

上方,一道惊恐的孩子的叫声。

卫衣乔安猛然地抬起头来,只见楼梯上放的行人道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了一对陌生的男女。

那女子此时瞪大了眼睛,捂住嘴巴地看着,震惊的仿佛说不出话来……而那男的则是抱着了一名金色头发的孩子。

“妈妈!妈妈……”

孩子惊恐地大叫着,却被男子突然用手给捂住了嘴巴。

只见这名男子此时也朝下看来,嬉皮笑脸道:“不好意思打断你们了……虽然我也有很多疑问想要问问你们的,不过看你们的情况,我想应该是没有空解答我的问题的,所以我想我还是自己消化一下吧……嗯,吃要软糖吗?”

那男人此时摇了摇手上的软糖包,讪讪道:“似乎是2025年的产品。”

卫衣乔安此时猛然把白衣乔安手上那枚戒指躲过,然后戴回到了自己的手指上,一瞬间消失不见。

抱着保罗的男人……宋昊然此时一怔。

“去死!”

下一秒,身后传来了杀气腾腾的声音!

是卫衣乔安!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