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十三章 绝望深渊

第二十三章 绝望深渊

“保罗,晚上想要吃什么呀?”母亲如此问道。

只是被问着的孩子却走到了街边商店的橱窗之前,整个儿地贴在了玻璃上,看着橱窗里面的东西,完全被吸引了过去。

是一个相当精美的盒子。

母亲抬头看了一眼商店的名字,这原来是一家精品店,摆在橱窗里头的这个盒子确实周造工相当的精致,她自己也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Pa…Pa…Do……”孩子正在尝试着读出这盒子下方基座上标记的名字——这件摆设品般的盒子的名字。

“Pandora。”母亲此时弯下腰,靠在了孩子的身后,微笑道:“Pandora,潘多拉。这是潘多拉的盒子哦,保罗。”

“潘多拉的盒子?”名为保罗的孩子好奇地把脑袋后仰起来,刚好看见了母亲的下巴。

母亲煞有介事道:“潘多拉的盒子是很可怕的盒子,里面装有了无数的灾难和不幸。一旦打开了的话,不仅仅是自己,甚至连别人都会受伤哦!”

孩子微微张开了口,然后低下头来再看了这橱柜里面的盒子一眼,依然没有了一开始的兴趣——并且,小孩子的好奇心很快就被转移到了别的地方。

马路对面的一个正在表现着的街头艺术家的身上。

“妈妈!去看那个!”孩子指着那只是拿着一根拐杖就悬浮在了空中的人,顿时双眼放光起来,连忙就跑着过去。

“小心点啊!保罗,不要冲过马路!”母亲无奈地摇了摇头——当然,没有马上冲过去的原因是,她看了马路的前后,根本没有车辆,这里基本上都是停泊的车辆,“要走人行道,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你这孩子真是的!”

尽管如此,孩子已经安全地走到了那表演着‘悬浮’的艺人跟前,与不少的路人一起观看起来。

母亲笑了笑,真是个好奇心重的孩子。

她打算也过去,但是离开之后却回头看了一眼橱窗中的盒子,“潘多拉的盒子……好贵啊,还好。”

她看了一眼这盒子下面的价格,不由得庆幸孩子没有吵着要这东西。

可是就在她再次回头看向自己孩子的瞬间,她却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

前方传来了一声巨响声,很是平安地穿过了马路的孩子,此时却被一块巨大的广告牌直接压在了地上——不仅仅是这个孩子,还有表演的街头艺人,以及好几名的观众。

她微微地张开口,手上拿着的购物篮子一下子掉在了地上。

她接着整个人疯狂地朝着马路对面跑去,泪水还没有来得及滑出眼睛,然而此刻一辆轿车正快速地通过这条小路。

母亲的她被狠狠地撞飞了出去。

她最后的视线,停留在了那橱窗中的盒子之上,来不及感受悲伤和痛苦,她只是下意识想:多么不详的盒子。

匆忙下车的司机此时急忙忙地跑了过来,然而当他来到了那被自己撞到后滚出的女人所在的地方的时候……这个女人却奇异的消失了。

……

……

她的身体已经完全地朝着钢铁平台的下方倾泻而去,直面着钢铁平台下方的深渊,所谓的次元的夹缝——卫衣乔安。

而早就这一切的,赫然就是那抱紧了保罗之后,就精神恍惚的白衣乔安。

红衣乔安双手还死死地抓住钢铁平台的边缘——尽管她的手指已经被踩出了来了大量的损伤,却还是苦苦支撑着。

卫衣乔安已然无法改变自己被推出钢铁平台的下场,她只是匆忙地回望……看着这从背后偷袭了自己的白衣乔安。

白衣乔安的脸上满是惊恐的神情,甚至两双手都在颤抖着——但她的这一下推手,却造就了自己的绝对的优势。

“没有人可以分开我和保罗,没有人可以分开我和保罗,没有人可以……没有人可以!!!”

“你果然和我是一样的。”

卫衣乔安此时冷笑了一声,看着白衣乔安的目光产生了一丝的异样……似乎是认同的目光。

终于,卫衣乔安的身体直接往下方坠落下去。

或许,这样就正式淘汰走了一个……而红衣乔安的处境也是岌岌可危,白衣乔安基本上是稳定了胜利。

可是就在这瞬间,红衣乔安只感觉自己的身体猛然间沉重了无数,让她抓住钢铁平台边缘的手指几乎要断裂般!

红衣乔安痛苦地叫出了声来,同时惊恐地往下看去——竟是卫衣乔安!

她没有彻底坠落下方的深渊,而是一手抓住了自己的脚踝……她的身体正在半空中晃动着,而每一下的晃动,都在为红衣乔安带来极大的负担。

“放开我!放开!!”

而更让红衣乔安恐惧的是,此刻的卫衣乔安宛如一直从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魔,抓住了她的双腿之后就猛然用力地爬着上来!

卫衣乔安的抓在了红衣乔安的大腿上,她的腰间,一点点地爬着!

“放开!!放开!!”

惊恐之下,红衣乔安疯狂地用自己的腿去踹着卫衣乔安的头部!

只是,不管红衣乔安用多大的力气,踹得卫衣乔安的脸受多重的伤,那紧抓着红衣乔安腿部的手依然没有半点的放松!

她踹掉了她的几颗牙齿,当她张开嘴巴的时候,模样恐惧。她踹得她的鼻梁都已经弯曲,然而她却依然瞪大了眼睛……宛如索命的恶鬼般,卫衣乔安的执着,让不寒而栗。

“我要留到最后!一切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卫衣乔安暴怒地咆哮着,死死地抓住了红衣乔安的衣服。

“求求你,放过我吧……”红衣乔安不得不哀求起来。

然而此时,卫衣乔安的脸色却是微微一变——这让红衣乔安下意识地抬起头来看去。

眼前,一道人影赫然站着,分明就是那与她们二人一同落下这钢铁平台的白衣乔安——不会忘记白衣乔安的存在,因为就在刚刚的瞬间,就是她直接把卫衣乔安给推了下来。

如今不管是红衣还是卫衣乔安,都处于绝对的劣势之下……这一刻,只要白衣乔安直接把红衣乔安的手个从平台的边缘掰开,那么,红衣与卫衣两个乔安都将会坠入深渊。

而白衣……而她,就会成为这场生存搏斗的胜利者!

“我……我只是想要和保罗一起,幸福地一起……”白衣乔安此时眼睛微微睁开,她的声音是颤抖的,但是她的神情反而是冷漠的。

比起疯狂的卫衣乔安,眼前的这个白衣乔安的神情,竟是让红衣乔安更为的害怕!

“别……不要!”红衣乔安此时连忙说道:“你不是这种人!你不像她……你不是的!你不是的,对不对?”

白衣乔安却仿佛没有听见一般,缓缓地抬起了腿来!

这可以,卫衣乔安与红衣乔安同时瞪大了自己的眼睛——因为白衣乔安的腿抬起了之后,就猛然地朝下踩来!

嗒——!!

鞋面重重地踩在了钢铁平台的边缘处!

这个瞬间,卫衣乔安的死死地抓住了红衣乔安的双手却感觉抓不到任何的东西,她的身体瞬间因为没有任何的支撑,红衣乔安间消失了不见,却有瞬间再次出现,然而因为这瞬间,卫衣乔安已经直接往下方的深渊坠落而去!

急速的坠落中,卫衣乔安死死地看着上方……此刻的她与红衣乔安的目光碰撞在了一起!

她看见了红衣乔安的脸上,此刻忽然浮现出来了一抹冷酷的笑容。

“原来你也是……”卫衣乔安忽然间大笑起来,“你也是!你也是!!原来你也是!哈哈哈哈!!!你也是!!哈哈哈!!!”

她的狂笑声,这一刻伴随着她的下坠,渐渐远去——最终,黑暗的深渊,彻底地吞噬了她。

三……剩下了二。

……

……

“刚才,红色衣服的哪个是不是有一瞬间消失后又出现了?”

宋昊然不知道何时已经能够开口说话了——可能是他和宋樱没有说任何要询问洛邱与阿赖耶到底是什么来历的话之后,得到了的一种赦免。

“刚才……有吗?”宋樱却一脸地疑惑起来。

“有得。”不远处的洛邱此时看了过来,淡然道:“她的确有过一瞬间的消失和出现。大体应该是和你之前碰到的穿卫衣的那个乔安是一样的,通过在现实和镜像当中的来回切换,而达到好像是瞬间移动的效果。”

宋昊然一怔,皱了皱眉头,“不对,她不是才是原来的……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宋樱猛然抬起头来。

宋昊然朝着那钢铁平台看去,缓缓说道:“恐怕一直以来,外边的人认识的乔安,恐怕也是已经被取代了吧。除此之外,就无法解释,原本世界的乔安也懂得来回切换现实和景象的这种技巧了。”

“难道说,我们在警卫室看见那个乔安的时候,她就已经……”宋樱诧异地张开了口来,“但是……但是如果是来回切换的话,那么她切换到现实的时候,应该也是在原来的位置。她的身体应该也是往下掉落的才对。她是怎么做到……回到镜像世界之后,还停留咱原地的?”

宋昊然淡然道:“这恐怕是一种错觉吧。当她准备切换的瞬间,她猛然用力地弯曲了自己手臂,硬生生地让自己的身体拔高了一些。当她切换到了显示世界的瞬间,她双手得到了解放,并且同时伸出。这样她的手臂就能够伸长更长的距离……”

说着,宋昊然指了指那钢铁平台处,“你看仔细点,红色衣服的这个,不仅仅抓住了平台的边缘,甚至还抓住了白色衣服的乔安的脚踝……这恐怕就是最好的证明了。”

“这样也能做到……”宋樱一脸的不可思,下意识地朝着洛邱看去……潜意识里,她总感觉洛邱是能够给出答案的人。

“差不多是这个样子。”洛邱则是点了点头。

而阿赖耶此时的目光也落在了宋昊然的身上,忽然说道:【优秀个体。】

“多谢赞赏。”宋昊然看向了阿赖耶,强忍着心脏的疯狂跳动,面前地保持着自己不至于失态。

但阿赖耶在这之后,就没有继续观察宋昊然的意思,而是缓缓道:【计算:余下时间为一百零五秒。】

“足够了!!”

仿佛是为了向阿赖耶示威般,此时的红衣乔安猛然拉扯着白衣乔安的脚踝,把她从也从平台上拉了下来!

白衣乔安显然没有卫衣乔安的那种疯狂与应变的能力——她直接坠落到了钢铁平台之下的深渊当中。

“保罗——!!!”

下坠的她,高声地呼叫着什么,张开的手指在空中胡乱地抓着——次元的夹缝,也把她吞噬了进去。

三……余下了一。

终于,在卫衣乔安与白衣乔安都坠入了深渊之后,红衣乔安才艰难地爬上了钢铁平台。

她直接整个儿地倒在了平台之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这之后,红衣乔安缓缓地站起了身来,然后往下看着——看着阿赖耶。

她笑了笑,随后大声道:“我赢了!”

“原来……原来你根本一早就什么都知道,却装成了无辜的样子。”宋樱深呼吸了一口气:“在警卫室的时候,你其实就知道了?”

红衣乔安此时随意地笑了笑,然后摇了摇头:“不,那时候我还不清楚。直到你们把小孩带来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时空,也有另一个家伙也跳跃过来了。我当时是这样想的,但没有想到的是,跳跃过来的并不止一个,而是两个。”

“你把我们所有人都骗过去了……”宋樱苦笑了一声。

“我原来所在的时空里面,我就是一名演员。”红衣乔安冷笑道:“而是是比这个时空的乔安更加优秀的演员。是应该说我的演技太好了呢?还是说……是你们太笨了?”

“该死……真是让人讨厌的嘴脸。”宋樱咬了咬牙。

洛邱此时却看着红衣乔安,忽然问道:“有一件事,能告诉我一下吗?我找到你的时候,你身上应该是没有了戒指才对的,你是怎么做到自由切换自己的?”

“戒指?”红衣乔安此时笑了笑,然后撕开了自己衬衣的扣子,露出了半边的胸膛“这种宝贵的东西,随便戴在身上真的好吗?我早就把它缝在这里面了。”

她用手指抵住了自己胸前的那柔软的地方。

“原来如此。”洛邱点了点头……如果是那种女性的隐私地方的话,他确实是不会主动去检查的。

“不过啊,还真是感谢你呢。”

红衣乔安此时微微一笑:“真的好险,原本我以为一开始就得给那个疯子一样的家伙给淘汰出局了。我还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真是感谢你把我救回来了,还让我恢复得怎么好,不然的话,恐怕我也撑不到现在啊!你也长得不错,等我回去之后,当我的男朋友吧?怎样……我可是很会伺候人的呢!”

“恶心!”宋樱忍不住低声咒骂了一句,随后飞快地朝着洛邱看去,似乎生怕他会答应了一样。

但洛邱此时却忽然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已经赢了!还不把我放下来?”然而红衣乔安此时却再次大声道:“我也参加过别的生存搏斗,在别的时空的时候!我知道规矩的,快点把我,放下去,离开这个鬼地方!你这个没有感情的东西!”

【拒绝:生存搏斗还没有结束,不安定因子依然存在。提醒:时间剩余六十秒。】

阿赖耶的声音,依然还是那样的不含感情。

“开什么玩笑!她们都已经掉下去了!这里就只剩我……”猛然间,红衣乔安好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似的,顿时朝着平台的一处看去!

那里,保罗正脸色苍白地呆站着,不知所措,见红衣乔安朝着自己看来,甚至下意识地缩了缩自己的身子。

“他?”红衣乔安此时瞬间睁大了眼睛,神情大变:“难道说……”

“有一件事情我想你是搞错了,未知时空的乔安小姐。”

洛邱此时淡然道:“我之所以要把你救回来,并不是因为觉得你有必要存活,只是为了给那正在你身体中诞生的小生命一个机会而已。”

“什么意思?”宋樱一愣。

洛邱吁了口气道:“她怀孕了已经。”

¥¥¥¥¥¥¥

PS:继续码字……下一章不用等,可以明天看。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