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十五章 夹缝处

第二十五章 夹缝处

当宋樱反应过来的时候,洛邱的身影已经彻底消失在了那下方的无尽深渊当中,她想要阻止也已经时间来不及。

“宋昊然!”宋樱惊恐地喊住了这个镜像世界中唯一能够依靠的人,“怎么办?”

“等吧。”宋昊然此时冷静地说着,同时看了阿赖耶一眼,“既然连她都要接受小……不,接受洛邱的命令,我们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但是这……”宋樱还是打算说些什么。

但宋昊然却摇了摇头,示意宋樱安静下来……毕竟作为家长,尽管时常不怎么威严,宋樱最后还是无奈地点了点头。

只是她凝望着深渊,担忧之色越发的浓郁起来。

她……有很多疑问,有许多的问题,想要问清楚。

忽然间,宋樱终于知道,洛邱为什么对于留在宋家没有半点的兴趣……如果他的背后是这种不可思议的力量,那么宋家对于他来说,到底有多么的渺小?

宋昊然却突然背着手,朝着阿赖耶走来,一直走作死路线的宋家大少此时神情显得相当的轻松——当然,他此时并不像平日搭讪女性时候般的轻佻。

“a^laya。”宋昊然终于来到了阿赖耶的面前,笑了笑道:“这应该是阿赖耶这个名字的梵语读法,对吗?”

蓝发蓝眸的少女此时悬浮起来,身体缓缓转动,对准了宋昊然,但并没有说话。

宋昊然此时突然变得正经得让宋樱也感觉这不是她的舅舅,他道:“我可不可以保留下来这次的记忆?”

当宋昊然的问话出现之后,宋樱猛然地转过了身来。她才想起,阿赖耶说过的一些话……这一切都将会被抹去,规矩会重新开始,所有相关者的记忆都会受到修改。

【否定:请求驳回。镜像世界与自管理员的事情不得泄露。】

宋昊然似是早知道阿赖耶有这样的回答一般,也不意外,而是胆大地道:“如果这是洛邱的要求呢?你还会消除我们这次的记忆吗?”

阿赖耶缓缓道:【否定:根源权限并没有发出确切指令。】

宋昊然依然显得相当的轻松,甚至笑了笑道:“但是,你怎么知道他不会开口说出这个命令?你看,他人暂时不在这里,你我根本无法确定这一点,不对吗?”

阿赖耶沉默不语,瞳孔中的幽幽蓝光又一次地缓缓晕开……仿佛是正在思考。

宋昊然打铁趁热道:“当然,我自己也无法确定会不会同意这件事情。我担心的是他不会同意,而你担心的是他会同意。”

阿赖耶忽然道:【否定:根源权限有权对子管理员发出任何指令。指令绝对服从。子管理员阿赖耶,编号003,不存在担心。】

宋昊然一愣,随后颇为无奈地道:“那就是我在单方面在担心吧……但是,就目前来说,你和我都无法确定这一点,这是确定的,对吗。”

阿赖耶破天荒地点了点头,【认同。】

宋昊然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所以,在他回来之前,起码得等到他回来之前,才能做出决定。那么就现在的现状的来说,我们只能够保持原有的不变,是这个样子吧?”

阿赖耶没有说话。

宋昊然似是阴谋得逞般,眼睛微微地弯了起来——却不知道此刻的宋樱其实担心得要死……这可不是街头能够看见的那种无害的小女孩,阿赖耶有着种种不可思议的力量,甚至连人都能够直接创造出来。

宋·作死·昊然……果然名不虚传啊!

宋昊然回头给宋樱送了个放心的眼神,然后继续看着阿赖耶说道:“有一件事情我是很好奇的……刚才几个乔安当中,有提及过,在别的时空也碰到过你。而你是带着编号的,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认为,在不同的时空当中,都存在着相同的你,只是各自的编号不一样?”

阿赖耶没有回答。

宋昊然只是笑了笑,“那么我可以认为,这种猜测是没错的吧?那么,一共有多少个?”

阿赖耶依然没有回答,只是这次她多了一个动作,就是朝着宋昊然伸出了手臂,并且手掌张开。

宋昊然顿时心头一跳,但是见惯了大场面的他早就练就了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强大素质。他低声问道:“我是问了什么不该问的问题吗?要是那样的话,我道歉,并且承诺再也不问相关的问题,如何?”

嘭——!

猛然炸响的声音。

宋昊然此时却突然松开了自己背在身后的手,神色略微地有了一些变化……炸响声的源头,就是他背在身后的双手……双手上拿着的手机。

宋昊然此时看着已经炸裂成为了原件,散落在地上的手机碎片,微笑顿时变成了苦笑。

谁说小女孩很好骗的?

……

……

这里没有光,看不见任何的光源,但这里却能够视物,甚至十分的清晰,只是一切都染上了暗的色调。

声音似乎能够在这里传播,然而这里却不存在空气,呈现出一种完全真空的状态——然而更为神奇的是,在这种真空的环境当中,人体甚至不会感受到压力,也不存在呼吸困难。

应该说,在这里甚至不需要呼吸,也可以存活得相当的好……因为,这里并不存在时间这种概念。

次元的夹缝,一个时间永远停顿的地方。

自镜像世界的深渊入口落下了之后,洛邱就任由自己的身体一直往下自由坠落……虽说这里时间并不存在,但是个人的感觉还在。

而此刻,洛邱心中所默数着的数字,已经达到了两百零三。

他终于停下了坠落,此刻双脚正站立在了一块漂浮在这仿佛没有根的暗的空间当的荒地之上。

如果把在镜像世界的时候,镜像世界对洛邱与俱乐部直接的联系的个隔阻力比喻为是在电波的传播中加入了一块海绵的话,那么此时在这个次元夹缝当中,这种隔阻力就像是加入了两块的海绵。

其实信号还是几乎满格的,所以不用担心什么。

“应该是这里了吧。”洛邱看着自己头顶位置的上方——他是垂直落下的,然后落在了这个地方,那么从钢铁平台上坠落的人,也应该是在这个位置。

当然,如果存在这个次元的夹缝是时刻都在变动的话,那么情况可能就有所改变了。

洛邱尝试着查看这四周的环境,然后忽然朝着一个方向看去,“是这边吗。”

他正打算朝着所看的方向看去,然而此时,在洛邱的背后,却有一道巨大的身影猛然间出现!

这里没有光,只有可视之物,因此不会出现影子,若不然洛邱会被这身影的巨大影子所覆盖。

洛邱有所察觉地转过了身来。

与此同时,一道巨大的咆哮声出现,眼前是一头比已经灭绝了的恐龙还要庞大数十倍的怪物……它的模样,像是幻想小说中的西方的骨龙,但它的身体——尤其是那些外露的骨头之中,却还有着深棕色的肌肉组织。

如同三角龙般的头颅中,血盆的巨口已经张开,声音就是从这里传出。

不仅仅如此,在这巨大的怪物的身后,还有这数之不尽的类似的生物——只是它们的体形要比这头巨大的怪物要小上许多。

然而它们密密麻麻,仿佛数之不尽,却又远比这头巨大的怪物还要让人感觉到恐惧……数量的庞大,似乎已经压倒了质量。

“你们就是阿赖耶说的次元夹缝的生物……虚空元魔?”洛邱抬头打量了一番。

这些生物的构造十分的怪异,让他有种说不清楚的感觉——这次元的夹缝,洛邱也是第一次进入,对于这里的一切都不甚了解。

但是当他踏入次元夹缝的瞬间,却有一种好像是进入了俱乐部负三层,祭坛所在的房间的感觉。

相似,却又有所不同,总感觉十分的微妙。

但现在并不是仔细思考这些的时候,因为眼前的这头巨大的怪物,以及这头怪物身后的那些数之不尽的小怪物,它们的目标,大概就是洛邱自己。

“都安静点吧,我只是过来找几个人而已。”洛邱此时淡然说了一句。

眼前的这头巨大的怪物却猛然间咆哮起来——血盘大口在这个瞬间猛然伸下,只要一个咬合,就能够把洛邱的身体直接咬断成为两截。

“我说安静点。”

好像是视频的影像瞬间按下了暂停键般,这头庞大无比的怪物依然保持着张开大口的姿势……只是,它却猛然地停顿了下来。

这样的情况,大概持续了心理感受有就将近十秒的时间——这里时间似乎不在流动,想要估算时间,只能够通过自我的感觉。

它一点点地回缩了自己的脖子,然后一步步地后退着。

不久之后,这头巨大的怪物已经离开洛邱一段很远的距离——因为它过于庞大耳朵体形,它的每一步都会跨越很长的距离!

这巨大的怪物在远离了一定的距离之后,便直接趴在了地上,然后沉沉睡去——而此时,这巨大怪物的身体开始出现了一些变化。

似乎整个身体都变成了岩石一般,而那些停留在上空的小怪物,则是一个个地飞落到了巨大怪物所变成的岩石山体当中。

它们依附在这巨大的‘石山’之上,也变成了形状不一的各种小小的岩石。

而此时,从远处看起,也只会把它当作是一座毫不起眼的石山,不会知道‘它’原来是一只恐怖而巨大的怪物。

“我只是找几个人,找到了就会离开。”洛邱此时看着远方的这座巨大的石山,淡然道:“离开的时候大概也是从这个位置,所以还是请你们多安静一段时间,”

但‘石山’好像是真的变成了石头一样,再也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那么,我就不打扰了。”

洛邱转过了身去,略微用力一跳,就让自己的身体从这块漂浮着的荒地上直接跳跃着离开。

“这里的重力几乎也没有吗……”

而洛邱,也就这样消失在了这块荒地之上。

不久之后——因为时间不在这里流动的关系,只能够单凭着感觉,所以大概是不久之后,又两道的身影,自上方缓缓地落入了这块巨大的悬浮荒地当中。

一个男人,与一个女人。

男人大约三十来岁的年纪,皮肤黝黑,一身的健壮,给人巨大的压力——而女人则是浑身都散发着娇柔之气息,一颦一笑间,仿佛都能够勾人夺魄般。

“应该就是这里了……刚才传来的波动。”女人此时打量着四周,“以这种波动看来,应该至少也是完全体级别的虚空元祖吧。”

那男人此时点了点头,同时也打量着四周,“这区域也算是夹缝内的荒芜区域了,怎么会有完全体的虚空元祖存在?”

“谁知道呢?”女人此时伸了伸懒腰。

不仅仅是娇柔之气,便是此刻所散发出来的慵懒,就能够让男性的本能被最大限度地刺激了吧——即使是作为同伴的这名男人,此刻也略微地移开了自己的视线。

女人此时轻掩着自己的嘴唇,眉宇间似有春色流转,“哎呀,想不到被世人歌颂的所罗门王,居然也有害羞的时候呢。”

男人……名为所罗门的男人此时略微不满地皱了皱眉头。

但他的视线很快就落在了这快漂浮荒地的某座巨大的石山之上,所罗门飞快地道:“妲己,玩笑的话就等下次再说吧……目标已经发现了。”

说着,所罗门便直接跳跃而出,直接落在了这座巨大的石山之前。

女人微微一笑,看着这男人远去的背影,又一次慵懒地打了个哈欠,“真是不解风情的男人啊……实在是让人怀念着从前。纣……”

她随即摇了摇头,知道心中所想的事情是不切实际——即便是这个地方的时间是停顿的,但也不能倒流。

她接着也轻盈地跳跃而出,很快就来到了所罗门的身边。但此时所罗门却站在了这座巨大的石山之前,一动不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看来是一只很会隐藏自己的家伙。”女人……妲己此时抬起头来,看着这‘石山’的的尽头,“该不会是经常性地伪装成为山体,然后进行捕猎吧?要是这样的话……所罗门?”

她皱了皱眉,看着身边的同伴,却见他此时眉头也是直皱,死死地盯着这座‘石山’。

“所罗门,发生了什么事情?”

“它在害怕……”

所罗门此时把手放到了山体最下方的一块‘岩石’之上,然后回头看着妲己,“毫无疑问,它在颤抖……仿佛害怕着什么。”

终于,这娇柔之极的女人,惊讶地张开了自己的小嘴,因为她知道,虚空元魔这种生物是没有感情的,仅仅只有本能的生物。

那么,能够让虚空元魔中高级别的存在,完全体的虚空元祖也会害怕,甚至颤抖的,到底会是什么……

“而更加不可思议的是……”所罗门此时凝重地道:“我已经在触碰它了,然而它却没有任何的反应……妲己,你见过如此安分的虚空元祖吗?”

“大概……也就只有王座之间的那位大人座下的坐骑了吧。”妲己一脸动容。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