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三十八章 天泪

第三十八章 天泪

“道友,请问你有没有见过一个奇奇怪怪的无耻女贼?”

……

“道友,请问你有没有见过一个长得很可爱的无耻女贼?”

……

“道兄,请问你有没有见过一个很可爱的男孩子小贼?”

“哦……是男孩子了?”莫默下意识地看向这个穿着花枝招展道破的道人……这已经是莫默碰到的第三个失窃了的人——在他发现自己的小锦盒也不见了之后。

似乎在卧龙山庄之内不知什么时候混入来了一名贼人,她装扮成为人畜无害的样子,四处盗窃,目前已经得手了许多次。

不容易啊,卧龙山庄之内怎么说都汇聚了道界将近一半的精英了吧,居然让这女飞贼连连得手!

为此,不少的道界中人都在推测这名女飞贼会不会是已经消失了将近百年的‘摘星楼’的传人。

天知道到底‘摘星楼’有没有?莫默此时心中只有着急——毕竟失窃的东西可不是他自己的,而是羊泰子托付给他。如果是他自己的东西,尽管不爽,莫默也不至于如今般烦躁。

他很害怕有负于人的感觉,很害怕无法很好地做到答应了别人事情的那种感觉。

幸好的是这里是卧龙山庄,住着的都是道界中人,也就不存在使用法术会让普通人撞见的问题——事实上,不少的道界中人此时也开始各出奇招,寻找这名混入了山庄内的无名女贼了!

“纸鹤,去吧!”

一只黄色的纸鹤此时从莫默的掌心中缓缓飞出,天师道的正统法术里面有擅长寻人的的手段,但莫默感觉这群同样寻找女贼的道界中人的目的似乎并不单纯,因此并没有声张。

“不过回想起来……”

一边盯着在走廊上缓缓飞行着的纸鹤,莫默一边嘀咕起来——如果说普通人被扒手偷窃是常有的事情,那么道界中人居然也会中招那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修道者拥有法力,六识都要强于寻常人许多……所以说,这女贼本身也是有些实力?不过敢在卧龙山庄这种地方行窃,想来不会只是一般的恶作剧,而是个惯犯之类。

想着想着,纸鹤突然停在了一扇厚重的大门之前,莫默顿了顿——因为纸鹤直接被人灭掉了,而他自己也被人喝住,而喝住的人赫然就是在火车站接他的凌风队长。

“你是……莫默先生?”凌风此时皱了皱眉头,“莫默先生,你有什么事情吗?这里面暂时禁止进入,因为道协的几位代表正在和妖协的来宾进行活动的磋商。”

妖协……果然是有的啊,既然有道协的话。

忍住吐槽,莫默把事情的前因后果与凌风说了一片,而凌风在听完之后也直接皱起了眉头——这卧龙山庄正是他负责警卫的,这里出了问题,他本人自然是难辞其咎。

“白色头发,十八九岁的样子?”凌风寻思了一会儿,“入住的众多来宾基本上都是我局的人手接待的,印象中应该没有这一号人物才对。”

“会不会是自个儿来的,或者今天才刚刚到之类?”莫默随即问道。

凌风摇头道:“这个不可能,因为所有参与者的人选,我们都是有报备的。弟子多少人,带队的领头人是谁,都清清楚楚。就算是和你一起来的展儿先生,后来我们也和羊泰子道长联系上,得到他的确认了。”

莫默摸着下巴道:“也就是说,只是一个编外人员……这么说来的话,有没有可能她并不是人呢?”

“你是说,是妖界那边的来宾吗?”凌风皱了下眉头,“这个我要确认一下。因为鲲鹏山庄那边是另外一个队长带队的。”

“最好是能快一点。”莫默点了点头:“这女贼已经连连得手了,可见她盗窃的手段十分的高明,时间往后拖的话,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受害。”

“你先等等吧,莫默先生。”凌风队长点头说道。

就在此时,这会议室的门却忽然打开,只见一名穿着正装,盘着头发的端庄女子走了出来,“凌风队长,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我刚才感觉到门外有法力的波动,嗯……这位是?”

端庄女子同时朝着莫默看来。

凌风此时连忙道:“宫小姐,这位是莫默先生,是龙虎山天师道的传人,代替龙虎山的掌教长河道长前来参加这次蓬莱大会……刚只是出现了一些小问题,并无大碍,请放心。”

“原来是长河道长的徒弟。”名为宫小姐的端庄女子此时点了点头,忽然道:“你叫莫默?”

“这位宫小姐是太素宫的传人,这次暂时担当道协这边的书记官。”凌风简单地介绍了一下这名端庄丽人的来历。

“原来是真武大帝的道统,失敬了。”莫默连忙抱拳问候了一下。

齐云山上的道统,与他所在的龙虎山,同属于国内四大道教圣地之一,虽说相互之间并没有直接的往来,但早早被世人捆绑在了一起,多少也算是有些话资。

宫小姐此时忽然道:“莫默先生,请问你有空吗?”

“呃……什么事情?”莫默不答反问道。

宫小姐道:“我们刚好需要一名自愿者,并且是修炼有护体功法的人更好。龙虎山的打神术,我想是更好的选择……当然,自愿为原则。”

莫默迟疑了一下,忽然道:“请问布衣道的传人也在里面吗?”

“赖代表?”宫小姐一愣,随后道:“他当然在。”

“当自愿者没有问题,不过在开始之前,我能和赖代笔私下说两句吗?”莫默提出了要求。

毕竟东西已经失窃了,莫默觉得自己有责任让布衣道的传人知道——他不打算瞒着,等东西找回来之后就当作是没有发生过。

再说这东西既然是羊泰子叮嘱要交给布衣道的人,那么布衣道的人应该知道锦盒中的会是什么,到底重不重要。

“请稍等片刻。”宫小姐没有多说什么,直接走入了会议室当中。

……

“莫默先生,赖代表同意了,你跟我进来吧。”宫小姐很快就再次走了出来。

莫默松了口气,然后看着凌风队长道:“凌队长,刚才我和你提到的事情,还请你多多担待一下。”

“放心吧,我们会尽快处理的。”凌风有些感激地看了莫默一眼——毕竟他没有在宫小姐的面前提起卧龙山庄中出现了盗贼的事情,算是给他的这个部门一个面子。

宫小姐则是奇怪地看了二人一眼,但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直接引着莫默步入会议室当中。

当莫默一步踏入会议室当中的时候,便感觉到了数道十分凌厉的目光齐齐落在了自己的身上,让他感受到了庞大的严厉。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环视过去。

道界与妖界的嘉宾此时正分作在了一张长长的会议桌的两边。他其实第一眼就看见了赖才生,发现他坐在了左边顺位的第三个位置上。

一般这种会议,都是以地位排的座位……看来这赖才生在道协中的地位是相当的高。

而排在了赖才生之上的两名,莫默都从他们的身上感受到了浩瀚的法力波动……这甚至比他的师傅长河道人还要恐怖许多。

至于右手边的,显然就是这次到来的妖协中人。但莫默自下山来就很少碰到妖族,有限的几次,碰到的也只是一些不听话的小妖怪,随手就收拾掉了,也没有和当地的管理局说些什么。

不同道协这边的庄严,妖协这边的人就要显得随意得多,服饰也是琳琅种种……甚至还有年纪很小的。

莫默看了一眼那右边座位处顺位第五的少女模样的妖协嘉宾前的名字牌:贪狼族紫星少主。

这时候赖才生忽然站起了身体来:“诸位请稍等片刻,我有些话和这位自愿者说一说的。”

在座的并没有任何的意见,于是莫默很快就被带到了会议室内的一间小房间当中。

赖才生此时笑了笑道:“莫默先生,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不知道为何,莫默总有种赖才生其实已经知道了的感觉,他不由得颇为别扭地道:“是这样子的,羊泰子前辈有一份东西让我给你带来。但是在我送来的路上,被人偷去了……实在是对不起。”

“我知道了。”赖才生点了点头,“这一路上幸苦拿了。那样东西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而且它很快就会回到我手上的,你不用太过担心。”

“这是……算出来的?”莫默惊奇地看着笃定的赖才生,下意识皱了下眉头。

赖才生却微笑道:“我们自称布衣道,总是有点小本事的……此事暂时不提吧,我们来说说这次参与试验的事情。听宫小姐说,你已经同意了对吗?”

莫默点了点头。

赖才生道:“那我简单地先和你说一说事情的前因后果吧……这次主要是在试验一种名为‘天泪’的奇怪的药物。而这种‘天泪’的研发者,是属于西方时间的一个隐秘组织。”

“隐秘组织?”莫默一愣,沉吟道:“我曾听师傅说过,西方时间也有自己的超凡组织,像是魔术师协会,教廷,另外也有十三氏族等等。”

“不错,确实存在这些古来相传的老牌组织。”赖才生点点头:“而这次‘天泪’的研发者,则是一个名为‘米迦勒会所’的组织。”

“米迦勒会所?”

“是的。”赖才生点点头道:“这个会所最早似乎可以追溯到百年之前。百年前西方世界不知道为何掀起了一场大战。大战之后西方时间的超凡人才凋零,几乎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这百年过来,也才恢复了一点元气。而这个‘米迦勒会所’则是那场大战之后才开始出现的。”

莫默认真地听着。

赖才生此时道:“‘米迦勒会所’这百年来,一直都在吸收不同领域的人才,也拉拢了一批实力强大的超凡。根据我们的情报,米迦勒会所中就有所谓的‘十二神将’,这‘十二神将’中的每一位,都是实力强大,并且性格缺陷的危险人物。另外它们在科技,经济,医疗,甚至政治等等领域都有不同程度的渗透。可以说,以往从来没有任何一个组织像是米迦勒会所这样,把手伸得这么长。”

莫默讶然道:“居然还有如此庞大的组织?”

赖才生正色道:“是的。本来,这个组织一直都只是在西方世界活动。但是进来的几年,我们发现,它们似乎把手也伸到了我国境内,这是不得不防的事情。”

莫默同意地点了点头,“那这种‘天泪’是?”

赖才生又道:“这种药物是米迦勒会所研发的产品。它严格来说应该是属于一种使人狂暴的药物。常人服用了天泪,会迅速地消耗掉自身的气血和生命,换来短时间的力量爆发。至于爆发程度,可以让普通人与妖族中弱小的下等妖怪抗衡。”

普通人与妖怪有着无法跨越的鸿沟……可是如果有药物能够让普通人直接跃升到下等妖族的战斗力的话……

“我们正在商讨这件事情。”赖才生却颇为无奈地说道:“只是妖协那边似乎多有不相信的。它们甚至提出建议,让我们这边出来一名服用‘天泪’的,与它们派出的人比试一下。”

莫默皱眉道:“这种要求是不是有些太过了?”

赖才生无奈道:“虽说在七十年前的那位伟人的主导下,我们都签下了协议。但是毕竟过去了七十年,而妖族近来也一直处于一种不好的环境当中。至于道界这边,历来都有不少喜欢打压妖族的……总之,你把这件事情,当作是妖族想要好好地发泄一下的借口吧。当然,使用‘天泪’会有一定的危险,我首先要跟你说明白这件事情。不过你放心,在座的各位都是道法神通之人,一定会保你安全的。”

莫默想了一会,便点了点头道:“怎么说我也是道界的一份子,既然这件事情牵涉这么多,莫默自然不好推辞!”

赖才生则是微微一笑,眯着眼看着莫默道:“实在是太感谢你了,莫默先生。”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