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三十九章 世上哪有成仙路(1)

第三十九章 世上哪有成仙路(1)

它们在古时候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天之四灵。

所谓的天之四灵,又称之为‘四神兽’,即青龙,白虎,朱雀,玄武。

当今的妖界,以轩辕宫独遵,但轩辕宫严格来说并不能算是妖界的阵营。因此,在妖界的正统当中,能够成为上位种族的,便是这天之四灵所遗留下来的血脉。

也就是莫默此时看到了,排在了贪狼族紫星少主前面四个位置的妖协代表。

青龙一族族长苍近水,白虎一族少主皇白符,朱雀一族祭祀曲星河,以及玄武一族的族老冥涂山。

即便是隐而不发,莫默也能够感觉得到那空气当中仿佛凝结成为实体般的庞大妖力……听说轩辕宫内也有一位妖族的大能,也不知比起这天之四灵血脉的代表到底如何。

这次妖协到来的一共六席,除了四族以及贪狼族之外,位居末席的是一名一身黑衣,脸色苍白如灰的憔悴男子。

莫默发现对方的目光一直都停留在自己的身上……看不出来有什么敌意,但却让他感觉有些异常的别扭,他忍不住看了一眼对方的名牌。

酆都城城主箫声默。

鬼之一族的城主?

莫默暗自皱了皱眉头,忽然明白酆都城城主为何看着自己的目光如此的怪异……严格来说,龙虎山天师,大概是酆都鬼城的子民最为敌视的存在。

龙虎山天师行走时间,扫除各方魑魅魍魉……那鬼城当中,大概有这不少的仇家吧。

赖才生此时看向了作为书记官的宫小姐,对方点了点头,并且站起身来。她的手上拿着一个盒子,打开之后,只见其中装着三个瓶子,瓶中装着的则是一些深蓝色的液体。

“这就是‘天泪’。”宫小姐此时淡然道:“是最近我们在云南那边缴获得得到的。‘米迦勒会所’似乎把它作为一种新型的的毒/品进行贩卖。不过一般都是以大量稀释后的‘天泪’作为交易品。这三支才是真正的‘天泪’,是在这次交易货物中查获的。”

顿了顿,宫小姐正色道:“另外,根据‘特殊国家土地管理局’的情报,在我国暗中控制这种交易的人叫做‘孙先生’,他恐怕是‘米迦勒会所’的重要成员,在做的诸位如果日后有这人的消息,也请通知我们。”

此时,白虎族的少主皇白符打了个哈欠,淡然道:“维和世界和平这种东西和我们妖族不搭调,我只是对这种所谓的天泪感兴趣而已。废话少说吧,你们不是说要当场试验一下这东西的威力吗?再继续罗哩罗嗦下去,我可是要睡着的。”

宫小姐看了一眼身边的赖才生,见他微微点头,便淡然道:“既然皇少主心急,那么我们现在就开始吧……请妖协的诸位派出人选吧。”

却见皇白符直接站起了身来,扭动着脖子道:“不用这么麻烦,我来松动松动筋骨吧!”

“皇少主……”宫小姐皱了皱眉头,想要说些什么。

不料赖才生此时却摆了摆手,微微一笑道:“既然皇少主有这种雅兴,那实在是最好不过了。”

皇白符此刻盯着赖才看来,“那么,我的对手是你吗?都说你赖才生是当今道界年轻第一人,我这边真的很好奇啊,你到底有多厉害。”

“只是前辈们抬举而已。”赖才生云淡风轻道:“布衣道只是观星看相的门派,武力并非所长,我恐怕在皇少主面前连一招也撑不过来呢……你这次的对手是他,莫默,龙虎山天师道的正统传人。”

皇白符见挑衅不成功,也没有在意,只是耸了耸肩,看向莫默道:“张道陵的道统传人,也勉强够资格了。”

“请各位移步山庄的内部吧。”宫小姐适时说道。

……

毕竟莫默是第一次来到卧龙山庄,对这里的一切都异常的陌生。所以当众人跟随着宫小姐来到山庄内部的时候,他不免被这里的建造给好好地震惊了一下。

说是内部,其实是直接转移到了山庄的地底之下——这里,竟是人为地建造了一个十分巨大的演武场地。

但眼前这个巨大四方形的场地并不整洁,因为莫默在上面看到了不少破坏后的痕迹……这个演武台似乎并不是闲置的。

此时,妖协与道协双分别站在了演武台的左右,泾渭分明。

白虎少主皇白符已经直接跃上了台子的中央,而莫默则是还没有上台,宫小姐正在和他说着什么。

“莫默先生,这一支天泪你先收好。”宫小姐此时正色道:“我们希望你一开始先别使用它。”

莫默点了点头道:“是为了体现出这东西的威力吧……如果我打不过再用的意思?”

“是的。”宫小姐点点头道:“当然,我并没有小看莫默先生的意思。只是你的对手是白虎族的少主……既然皇白符能够作为白虎一族的代表,我想你也应该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莫默凝重道:“听说天之四灵族拥有四神兽的传承,族内最强大的后代更加会得到神兽的加护,实力深不可测。”

宫小姐道:“不仅如此,皇白符还是近这百年来白虎族中少有的出现返祖现象的血脉后后代,传闻他在不动用白虎传承之力的情况下,就曾经与现在青龙一族的族长苍近水打成了平手。”

“这骨头不仅仅难啃……”莫默苦笑了一声:“恐怕我是啃不动的吧?”

“莫默先生不用过于担心。”宫小姐这会儿正色道:“在场的道协代表,一定不会让你出事的。”

这事情莫默自然是懂的……虽说是试验这种‘天泪’,但其实不过是道妖双方之间的一次解决问题的借口,只不过是自己撞到了这节骨眼上而已。

现在回想起来……这个宫小姐出现的时间是不是太巧合了,他这头才刚和凌风队长说着事情,她就立马出现,并且提出了这个要求,好像是早就知道自己会答应一样。

忽然,莫默心中一动,飞快地问道:“一开始,是赖才生让你出来的吗?”

宫小姐此时怔了怔,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淡然道:“我说过,是感应到门外有法力的波动,担心出了问题才出来的。”

“是吗。”莫默摆了摆手,淡然道:“其实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能够和白虎一族最出色的天才交手,本身就是一件十分难得的事情。抛开这件事情背后真正的意图不提,我还是很乐意和皇白符交手的。”

宫小姐沉默了半响,才点了点头道:“既然这样,那就请莫默先生上场吧。”

莫默此时洒脱一笑,往那演武场走去。

“如果使用天泪的话,最好用上打神术,强化你的身体……另外,最好不要超过三分时间。”宫小姐忽然在莫默身后低声说道。

莫默却回过头来,微微一笑,吹了个口哨道:“有没有人说过,你其实挺好看的?”

没等这位宫小姐回答,莫默便一个翻身跃上了演武场上,他环视了一圈,最后目光锁定在了皇白符的身上,朗声道:“我来的匆忙,身上没有带家伙。谁方便的,借我一把木剑用用?”

皇白符冷笑了一声,“木剑?好大的本事。”

莫默却摇摇头道:“我只是惯用木剑而已。没有人告诉你,我们天师道就习惯用木剑做法降妖除魔的吗?”

“有种。”皇白符忽然哈哈大笑:“你不死,我请你喝酒!”

“那就先谢了。”莫默轻笑了一声,此时一道破空声忽然传来,却见一道流光瞬间电射到了莫默的身前。

他定眼一看,发现居然真的是一柄木剑——只是这把木剑却是通体漆黑,散发着乌光。

“此剑名为黑冥,是从一个不怕死的道人身上捡来的,送你吧!”

莫默循声看去,惊讶地张了张口……因为这送剑之刃,竟然不是己方道协的人,反而是妖协中的那位酆都城城主。

只是他脸色阴沉不定,看不出喜恶哀乐趣,根本不知道他心中所想的到底是什么。

莫默把这黑色木剑拔起,顿时一道凌厉的煞气直冲全身,让他身子不由得一冷,整个人就一动不动了。

皇白符此时却朝着那酆都城城主皱眉道:“箫声默,我和这小道士比试,还用不着你做些多余的事情。”

这位酆都鬼城的城主只是冷笑了一声,并没有说话。

不料莫默此时却长长地吁了口气,竟是朝着这位酆都城城主拜了一拜道:“多谢前辈赠剑!”

莫默此时手持木剑,浑身法力宛如万马奔腾般,竟是让这黑剑震荡不以,仿佛正在雀跃一般。

“呵,长河道人收了个好徒弟,这般年纪法力修为居然如此浑厚,难得,难得。”道协中,一名白眉老者此时抚须微笑,“看这样子,差一步能天人合一了。”

身边众人朝着这位老者看去,却见这名老者说完了这话之后,就直接盘坐在了地上,闭上了眼睛,竟是直接打坐起来。

但没有人敢打扰这位白眉老者的打坐,因为他不仅仅在道协中,甚至整个道界中都有着德高望重的地位。

他们才再次朝着演武场上看去。

此时莫默已经先声夺人,朝着皇白符攻击而去了,刹那间,整个演武场上竟是出现了数十道的黑风,竟是从那黑色木剑当中发出!

……

……

莫默此时缓缓地吁了口气,看着眼前的这位年轻的前辈……说起来,他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位前辈的真正名字。

他不怎么相信自己当初在海边吕家村的时候听到的名字会是这名前辈的真名,定然是有所隐藏的。

“皇白符不愧是白虎一族最强大的天才。”莫默此时苦笑了一声,“那日尽管我得到了黑色木剑,自觉实力大增,然而始终无法打破皇白符的防御,最后不得不用上天泪。”

莫默此时的神情有些复杂。

“不甘心吗。”洛邱看向了他。

“人族与妖族天生就有差异。”莫默倒是很快就恢复了精神,“更何况皇白符是天之四灵神兽白虎的血脉,输了我一点也不觉得冤。只是到了最后到没有逼得他用出真正的实力,实在是有些可惜。”

“天泪的效果如何?”洛邱忽然问道。

似乎早就知道这位前辈会有此一问,莫默此时想也不想就道:“十分诡异,用上那东西之后,我的法力瞬间暴增了将近三倍,而体力更加是充沛得不像话,甚至给我一种错觉……我就是无敌的。另外我甚至感觉不到痛楚,而反射神经更加是提高了不少。但是还是比不过皇白符。这西方世界的‘米迦勒会所’居然能够研制出这种奇药,确实让人惊讶。”

莫默沉吟着道:“但更为让人惊讶的是,天泪居然对我等修道之人也能有效果……如果不是天泪的副作用太大,我想应该会有很多人想要争夺的吧?”

洛邱似乎并不关心这点,而是好奇问道:“接下来呢?”

莫默回忆着道:“比试是以我完败结束的,之后我因为天泪的作用而陷入了昏迷当中。不过道协的几名前辈出手相救,不仅仅让我的伤势复原,反而还帮我精炼了一下自己的法力,让我的实力更近一步……怎么说,大概是有种因祸得福的感觉吧。但我觉得,这更像是我这次作为试验对象的一种报酬。”

莫默看着眼前这位前辈的目光,发现对方一直都十分的平静,莫默不由得扰扰头道:“怎么说呢,其实心中多少是有些不爽被算计了,但道协也给了我补偿……大概这样想的话,自己也就没有那么多事了。”

“为什么?”

“为什么……”莫默一怔,下意识道:“道家斩孽障,清静无为,如果把因果看太重,岂不是落了下乘?再说,我要是因为这样就产生了偏执的话,会影响到我修炼的功法……戾气太重,何以谈道?”

“那现在呢?”洛邱淡然道:“刚才你说,身上的毒就是道界中人给下的……那现在,你还是保持这种想法吗。”

莫默顿时沉默了下来,叹了口气,幽幽道,“总感觉,是有什么地方出错了……人心。”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